朗格万年历手表展现精准工艺 2020遇到闰年完全不用调时间

从2001年至今,朗格已经推出八款可以计算闰年的时计。来自萨克森的朗格万年历手表与众不同,表厂以只此一家的专门技术去驾驭万年历装置。2020年是全新十年的开端。与此同时,真正的手表收藏家会留意到2020年是闰年,而能否计算闰年正是区分普通年暦表与高阶万年历表的元素。在2020年午夜一刻,闰年指示会由3转为4。由该刻起,万年历手表会用59天时间证明其与别不同的功能,手表将会正确地由2月28日过渡至29日,然后在闰日午夜之时直接跳至3月1日。

Datograph Perpetual Tourbillon(L952.2机芯)的掣停装置以一颗螺丝固定,以固定闰年转盘。

传统上,万年历功能由一个具有48个凹槽及阶段的程式轮控制,对应三个平年及一个闰年为一个四年周期内48个不同长度的月份。程式轮每四年转完一圈,而凹槽及阶段则以杠杆控制,原理是凹槽愈深,装置便会愈早转至下一个月的第一天,而四个最深的凹槽对应四个二月。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其中一个凹槽稍浅,这个凹槽就是代表闰二月多出的历日。这个装置可以分辨一整个世纪内不同月份的长度,使手表只须于2100年、2200年及2300年调校时间一次。

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L133.1机芯):程式轮的轴承以机油作润滑,每四年自转一圈,包含四年周期内48个不同长度月份的资料。

要在万年历领域创新,殊不简单。而最早备有万年历功能、月相及日期显示的朗格怀表则来自19世纪末。如是者,似乎所有可以发明的装置都已经被发明。朗格的机芯设计师却不以为然,并坚持以全新方向设计万年历功能。2012年推出的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为他们带来近乎不可能的挑战——要将多个日历显示完美融合至Lange 1的面盘结构,同时不影响其不重叠的不对称设计。

八款备有万年历及多种复杂功能的精湛朗格时计中,七款均采用这种传统方式,而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则采用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

装置的主要元件是以全新方式显示月份的专利月分外圈。外圈取代以凹槽程式轮推进月份的传统装置。然而,这个创新装置却为机芯设计师带来另一项新挑战——设计师必须找出办法令这个大型外圈可于转至下一个月份的同时旋转30度。这个新元件比相对极为轻巧和细小的程式轮长四倍,设计师于是着手寻找另一种可以大幅度推进月分外圈及计算各个月份长度的创新办法。

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L082.1机芯):正在组装的闰年显示,数字盘位于闰年轴上。

月分外圈由内置的齿轮驱动,每年自转一圈。齿轮边缘带有波浪形凹槽的线条,装上弹簧的取样杠杆沿外圈线条滑动,偏离幅度与凹槽深度互相对应,偏离越大,代表月份越短。二月时,取样杠杆的延伸部分会与闰年盘下的凸轮接触,装置遂可以分辨究竟是只有28天的平年还是有29天的闰年,达到即使遇到闰年也能够自动显示正确日期的极致万年历功能水准。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